王家卫电影风格分析(王家卫风格是什么意思?)

2023-10-19 17:18:18 生活日记 作者:东湖动物园

王家卫电影风格分析(王家卫风格是什么意思?)

本文目录一览

 

王家卫电影风格分析

王家卫在国内的电影行业中独树一帜,执导过《旺角卡门》、《一代宗师》等经典电影,并且屡获大奖。他的电影风格总的来说主要有以下三个特点。1、台词短促却又煽情。2、人物内敛却沉默又情绪饱满。3、情节舒缓却又扣人心弦。
人物介绍:
王家卫(WongKar-wai),1958年7月17日出生于中国上海,籍贯浙江定海(今舟山市定海区),华语电影导演、编剧、制片人,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系。
1982年,编写个人首部电影剧本《彩云曲》,从而正式进入了电影圈。1988年,执导个人首部电影《旺角卡门》获得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提名。1990年,执导剧情片《阿飞正传》获得第10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第28届电影金马奖最佳导演奖。1994年,执导剧情片《重庆森林》获得第14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1997年,执导剧情片《春光乍泄》获得第50届戛纳国际电影节最佳导演奖,成为戛纳国际电影节史上首位获得此奖项的华人导演。
电影《旺角卡门》剧情简介:
阿华和阿友是旺角的两个黑帮打手,二人情同手足,阿华较早涉足黑,已经厌倦了江湖的打打杀杀,阿友则一直梦想着有朝一日能坐上“头目”这把交椅,只是阿华一直处处保护阿友,令阿友苦无表现机会。一日,阿华的表妹阿玉从大屿山来此治病,暂居阿华家,二人情意暗生,而此时,阿华还要忙于照顾受伤在床的阿友,因而无暇与阿玉卿卿我我。两天之后,阿玉返回大屿山,阿华懊恼不已。
后来,他不顾自己黑帮身份,赶赴大屿山向阿玉表白爱情,怎料,此时阿友为了逞强扬名,竟独自接受了送死的“杀手令”。得到消息的阿华匆匆告别阿玉,赶往现场。阿友在警局门口枪杀“杀手令”的目标人物,只打中了一枪,就被警察围攻而死去,阿华赶到时,看到倒在地的阿友,毫不犹豫地掏出枪,补杀了目标人物,自己也被警察当场击。
人物介绍:
华,旺角混混阿华做事利落重情义,他不是那种呼风唤雨,只手遮天的混混。他手下没有几百票兄弟,没有挥散不尽的金元美钞,他只有一个跟着他混的名字叫乌蝇的小弟。阿华充满豪情,一身魄力。乌蝇被打得像个猪头,阿华匹马单刀,独入虎穴,为小弟报仇。那凌厉的眼神就令对方丧胆。当他遇见了表妹阿娥,开始厌倦了江湖的纷争,厌倦了打打杀杀。但是江湖的不归路和他的义气仍是让他最后倒在了警察的枪口下。
《旺角卡门》是影之杰制作有限公司出品的剧情片,由王家卫执导,刘德华、张曼玉、张学友、万梓良主演。影片于1988年6月9日在中国香港上映。影片讲述了黑道人物华为了照顾不成材的好友而跟黑道狠角色结仇,之后跑到离岛养伤,并且与表妹渐生情愫,但华的江湖身份却使这份感情屡遭挫折。1989年张学友凭借《旺角卡门》获得第8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男配角奖。

 

 

王家卫风格是什么意思?

王家卫的文学性是一种以电影化的风格讲述故事的感性,此外,王家卫作品的文学性,还体现在高度文学化的、富有诗意的对白。

王家卫是一位在以下两个层面都十分杰出的导演:首先,尽管王家卫的影片为香港电影赢得了更广泛的关注,但他有能力超越自己的香港身份,并且跳出束缚香港电影的粗俗的类型限制。

其次,作为一名西方人眼中的后现代主义艺术家,他的影片超越了那种肤浅的关于东方的刻板印象,即认为东方是精致的、富有异域情调的。

早年经历

王家卫出生于上海,籍贯浙江定海(今舟山市定海区),5岁的时候跟随父母移居香港,身为海员的父亲远赴马来西亚后留下王家卫和他的母亲相依为命。虽然生活贫苦,但他的母亲却几乎每天都会带王家卫去电影院看电影,他从此与电影结下了不解之缘。

王家卫在香港理工学院(后改名为香港理工大学)读平面设计时,他曾一度疯狂地迷恋上了摄影。毕业后,王家卫因为从事所学专业工作不太久,就用业余时间加入了TVB(又名为香港无线电视台)的制作培训班的编导组学当编剧。

 

 

王家卫的电影风格是什么?

二十世纪最后二十年的华语电影圈为世界影坛贡献了众多出色的作品与导演,而无疑是其中最值得关注的电影作者之一。他迄今为止的六部作品已经凭借着其极端风格化的视觉影像、富有后现代意味的表述方式和对都市人群精神气质的敏锐把握成功地建构了一种独特的“王家卫式”的电影美学。
王家卫1958年出生在上海,五岁时随家人移居香港。早年在香港工艺美术学校学习平面设计时他疯狂地迷上了摄影,特别是RobertFrank、HenriCartier-Bresson和RichardAvedon这些大师的作品对他的影响尤为深刻。1980年从学校毕业后,他进入开办的电视制作培训班学习剧本写作和影视制作,后在一系列无线的电视剧集中担任制作助理和编剧。1982年,王家卫离开无线正式进入电影圈,他先做了近五年的电影编剧。1987年,王家卫为香港新浪潮电影的主将谭家明编写系列影片“黑帮三部曲”的剧本,结果谭家明只采用了其中的最后一部拍成了,而其中的第一部就成了1988年王家卫的首部导演作品的剧本。从1991年的到1995年的,不断涌现的出色作品完成了王家卫对自我艺术风格的建立和巩固。1997年,王家卫终于凭一片获得了戛纳电影节的最佳导演奖,得到了国际影坛的肯定。
王家卫电影的独特性首先在于他对自己身处的城市和时代有着非常深入的理解,而且他找到了一种恰如其分的方式去表述自己在这样一个特殊外部环境里的生命体验。他是最敏锐洞悉了现时态香港的艺术家:人流拥挤、华洋杂处的重庆大厦,旺角的高楼分割出的暗蓝色天空,启德机场边可以看见飞机起落的公寓窗口,当然还有路边摊、便利店和幽暗的酒吧,王家卫靠着这些标志性的元素组和出了一个世纪末的香港,最明显的例子是和《堕落天使》(当然你也可以把中那片孤寂冷漠的沙漠看作是寓言化了的现代城市,而且《春光乍洩》里的那种远在异乡的无根飘零的感觉也是对香港这个殖民城市在另一个异域时空里的反照)。王家卫是一个浓厚地背负“都市感受性”的影像表述者,现代城市所拥有的无机性和符号性使他的作品经常是内容隐藏在形式和风格里的,或者说,风格本身有时候就是他的内容。在以往香港新浪潮导演的代表许鞍华、谭家明等人的作品中,你可以轻易地触摸到赖以支撑风格的“生活真实感”,但在王家卫的电影里你看不到这些。
王家卫的影像世界是高度抽象后的真实,这首先表现在他叙事时流露出的独特的时间观。王家卫电影里的场景往往都在线性时间的过去和未来中呈现出一种悬置状态,尽管他不断地用细节去强调时间概念,像《阿飞正传》里那个著名的开场、《重庆森林》里对日期的反复诉说和《东邪西毒》里经常会在事件开头指出节气,但他讲述的这些故事并没有特别的时间背景,它们可能每天都会发生在这个城市的角落里,它们只是从城市生活中抽离出来的标本。如果你仔细看过《重庆森林》,你就会发现两个故事的某些细节其实是互相交错的,王家卫用这种捉迷藏式的游戏来造成一种共时性的效果,既消解了传统叙事的线性时间观念又凸现了当代都市生活的偶然和无序,从而形成了一种存在主义式的精神意蕴。
王家卫电影的“抽象真实”还表现在他偶然性片断式的叙事结构和对流行符码的拼贴借用上。如果你看了王家卫的作品而感动的话,那绝不是由于整体世界的印象所引发的,而是因为细节、片断以及絮语化的主观独白所唤起的气氛能让你产生心领神会的共鸣使然。气氛存在于片断中,或夹杂在片断与片断间的留白里,这很像是后现代美学对宏大叙事的摒弃和对细碎印象的偏好。在王家卫的电影里,你可以发现大量流行文化的符号,诸如流行音乐、商标、卡通玩具等等,包括他非常喜欢使用的人物如警察、杀手、阿飞等其实都是一种都市边缘的亚文化符号,这种由都市提供的消费符码经过王家卫的拼贴变得就像一面镜子,反映出现代社会由具体实像蜕变成的符号化感性,这也使得他的电影极端敏锐,新鲜而发人深省。
当然谈到王家卫的电影,你立刻想到的还会有手提摄影机所拍摄的恍惚眩目的晃动镜头、不规则的画面构图和艳丽但冷漠的色调运用。这种商标式的影像在很大程度上要归功于和他长期合作的美术指导张叔平和摄影杜可风。今天,在很多香港的独立艺术电影甚至有些商业电影中你都可以看到这种王家卫式的影像,但大多数都只有单纯形式的拷贝而缺乏内在的创意。
王家卫的电影有很酷、很炫的形式感,但其实内里充满了感情:像《重庆森林》里对快餐化爱情的反讽、《春光乍洩》里细腻纠缠的感情和《堕落天使》里为父亲做冰激凌的那段戏都让人难忘。他作品中始终贯彻的一个主题就是:人与人之间对某种倾诉和沟通的渴望以及对远比这种渴望更为强烈的个体交流不可能性的无奈。在华语电影圈中还没有人可以像王家卫那样更善于把这一主题表达得如此细腻而传神。
王家卫的电影世界还在发展中,据说他的两部新片和《2046》将会有一个风格上的重大突破,所以在今天对他的成就下定论还为时尚早。英国著名的《声与画》杂志将王家卫选为20世纪90年代最重要的电影革新者,在他的名字前面有50年代的安德列·巴赞和70年代的安迪·沃霍尔,该杂志在对他的评价中说:“王家卫也许不是未来电影的全部,但他确实地指出了未来电影的一个方向。”
导演作品年表:
《旺角卡门》(1987)
《阿飞正传》(1993)
《东邪西毒》(1994)
《重庆森林》(1995)
《堕落天使》(1996)
(1997)
《花样年华》(2000)
《二零四六》(2004)
(2004)
(2007)

 

 

王家卫的风格

分类:娱乐休闲>>明星
解析:
王家卫电影台词的风格
王家卫的电影台词象一种格言,又象一种飘离的诗,里面不乏幽默,文学味很足。他通过他的人物的讲述,来叙说一种城市疏离的感情、一种过去的缅怀、一种多重视角里的变奏。这类台词可以说是对观众的欺骗,他的电影如果去掉台词,将会发现只剩下些优美的画面。他的台词对他的电影起着至关重要的作用。台词对于人物性格的塑造非常成功。王家卫的电影让我们重新发现了台词对于电影的重要作用。
他的电影台词好似都是在一种气氛里完成的。台词里也弥漫着他电影画面里的浓郁失落。那么优美的台词无论出现在《东邪西毒》、《堕落天使》里,还是《重庆森林》、《花样年华》里,都深深的作为一种记忆和拒绝的符号。自恋、独语、幽怨、恶毒式的语言在他的电影里表现出独特的美感。王家卫让诗在电影里复活了。
王家卫电影语言的统一性
王家卫所有的电影都是一部电影的重新拍摄,只不过犹如破碎的镜片一样,每一部只是整个镜子的一部分而已。强烈统一的风格让他从一般性的导演中分离出来。他的电影语言是依靠情绪来维持的。他拍摄电影没有一部写好的剧本,而是边构思边拍摄,依靠某种情绪就很重要。这类似MTV的拍摄方法让他的影片总是呈现出某种样貌。观看他的电影正如他自己说的那样,应该把所有的影片连续起来观看。
慢镜头对于表现某种情绪有着天然的优势。王家卫总是在他的影片中适当的时候使用。这些慢镜头在烘托整部影片的氛围起到很好的作用。如《花样年华》苏丽珍穿着旗袍走过小巷的身影;《阿飞正传》里阿飞离开他母亲家中的背影;《东邪西毒》桃花河中骑马等镜头,都拍摄的很美。
快镜头在表现王家卫电影里的城市疏离、情感飘忽、不安的生活中被惯常使用。《重庆森林》里阿武的追捕、贩毒女郎的杀人;《堕落天使》里的杀人等镜头在城市的灯光、晃动的人群身影、快速跑过的脚步、纠缠撕打很具有表现主义风格。
长镜头的风景镜头在他的影片开始和结尾常常出现。《阿飞正传》中的菲律宾的棕榈树、《春光乍泄》里的瀑布和灯塔、《花样年华》的吴哥窑等。他让他的电影在这种风景结构中开始结束,完成一种情绪上的释放。
独特的音乐
不能说出他的电影中音乐的重要性有多大。但如果没有那些音乐,他的电影将很难说呈现什么面貌。我们只能说他的影片音乐和他的台词一样,都是构成他电影的重要部分。
凝固的时间符号
王家卫的电影中会常常出现一些固定的符号:如时钟。在《阿飞正传》和《花样年华》中出现的六十年代的大圆挂钟既是指向了人物的时间位置,也是他们凝固在电影中的影象。在影象中,王家卫用时钟符号把时间和人物联系起来,表达了他对电影的理解。那么,《重庆森林》里的呼机上的时间显示则表达了时间对于他影片中的人物的意义。在那里,时间意味着被消费:情感都可以过期。时间成为人物永不可追及的过去。
王家卫电影批判
他的电影是情绪化的,很难说他的电影完成了现代都市人写照。他的电影只是折射了城市的一部分,可以说他的电影只是城市的寓言,而非预言。他的电影对人的刻画是片面的、偶像化的、表现化的,他的影片人物始终是破碎镜像中的截片。
他的电影是音乐性的城市漫画,美化了一个他虚构的世界。他的影象也是漂浮的、不确定的、非真实的。他的电影不能赋予现实的思考,只能是审美的。同样,这种审美也是商业产物下的变形,是童话式的。如果脱离他的电影情绪,会发现他的电影只是华丽表面下的虚象。他既没给我们提供生活上的思考,也没给我们某种启示。他只是抛给了我们一种时空造成的情绪波动。这既是批评也是肯定。
我们可以说王家卫是狡猾的,因为他知道了我们的弱点,并给我们制造了一个美丽的虚象。究竟是他迎合了我们,还是他巧妙的让我们不知不觉的迎合了他,我们还不得而知。不管怎样,他不时的扔给我们一些虚幻的美丽假象,然后躲在墨镜背后偷笑,让我们不得不接受。在电影上,他将继续坚持他的这种风格。
好久没知道回答了,偶然看见关于王家卫的,于是兴冲冲的找资料,收藏了几个网页,大家一起分享
sky4you/wkw/lines

 

 

详细介绍一下王家卫的电影风格?

王家卫的电影风格:

王家卫的电影大都充满着浓郁的艺术风格,并且凭着这一特点,王家卫的电影也受到了业界一定的好评。在王家卫的电影当中,独白、碎片式叙述风格、时间、空间等特点,都表现的淋漓尽致。也正因为这一特点,成功的塑造了“王氏”风格的影视艺术风格。

拓展资料:

王家卫(KarwaiWong),1958年7月17日出生于上海,籍贯浙江舟山。香港电影导演、监制、编剧。

王家卫的主要作品有《旺角卡门》、《阿飞正传》、《东邪西毒》、《花样年华》、《一代宗师》等。

参考资料:百度百科词条-王家卫

 

 

王家卫的电影到底是什么风格?

王家卫的电影暖色调,情节不乏幽默,文学味很足。

王家卫,1958年7月17日出生于中国上海,籍贯浙江定海(今舟山市定海区),华语电影导演、编剧、制片人,毕业于香港理工大学平面设计系;

2013年,执导剧情片《一代宗师》获得第33届香港电影金像奖最佳导演奖和最佳编剧奖、第8届亚洲电影大奖最佳导演奖;

2019年5月15日,担任第22届上海国际电影节“电影创投项目”评委会主席;

2020年8月2日,王家卫首次拍电视剧《繁花》担任监制。

王家卫的电影是一个具有独特的、或者说是虚无的世界,虽然根据影片不同时代的设定、空间的设定也不同,但是他描写的世界总是一样的。他以别树一帜的电影触觉和细腻的感情刻画写闻名遐而。